夜深了,廚房裡一抹佝僂的身影正忙進忙出。

不一會兒,她歇歇斑白的鬢髮,隨手將爐火一關,廚房溢滿著菜香。

 

「可以吃飯了。」她拍拍手,如釋重負地說。

 

少女茫然地抬起頭,看著辛苦一陣的奶奶,臉上正帶著期盼自己孫女能誇獎自己的菜很可口的表情,她的心便是一沉。

羊羊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